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黄昏与寒风中

    看到梅丽塔如此匆忙的模样,卡拉多尔下意识便在后面喊道:“你的伤势……”

    “我没问题,毕竟只是短距离的飞行而已,”梅丽塔活动着自己的双翼,并回头看了一眼留在后面的红龙,“摘除那些故障的神经增效器之后我感觉已经好多了,而且治疗术也很有效这边就交给你们了,我去看看诺蕾塔的情况。对了,她具体是在哪个方向?”

    结识多年,卡拉多尔也知道梅丽塔的性格,知道这时候劝不住对方,又确认了对方的气息确实已经恢复许多之后,他才带着一丝无奈说道:“从这里起飞,正南方向,到22号工业高地,那里现在大部分区域已经被夷为平地,只有一座高塔残留,你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诺蕾塔的踪迹。”

    梅丽塔一边听着一边张开了巨大的龙翼,无形的魔力汇聚起来,将她庞大的身躯缓缓托起:“谢了,我这就出发不管找没找到,我都会在三小时内回来的!”

    伴随着一阵突然扬起的狂风,蓝龙腾空而起,再次翱翔在天际。

    离开临时避难所之后,梅丽塔立刻便感觉到了身体各处传来的虚弱和不适,还有几处未完全愈合的伤口传来的疼痛。疼痛其实还可以忍受,但那种无处不在的虚弱感却让她分外难忍那种感觉就好像全身上下的肌肉、骨骼和脏腑都灌了铅,不管做什么都需要耗费比平常更多的力气,而且身体的反应也大不如前,在这样的感觉持续了好几分钟之后,梅丽塔才终于意识到这种虚弱感是来自哪里。

    来自她那已经习惯了植入体和增效剂的神经系统,来自她过去成千上万年来的肢体记忆。

    她的一部分动力肌群已经被摘除,脊椎骨附近的神经增效器也被移除了,她体内有半数以上的植入体已经随着欧米伽系统的离线而停机或半停机,仍在运行的只有那些不需要联网的、提供基础强化或健康辅助功能的底层植入体,与此同时……她也很长时间没有摄入任何增效剂了。

    “我还以为自己对这些东西的依赖性很低……”梅丽塔感受着四肢百骸传来的沉重,忍不住有些自嘲地咕哝起来,“说到底,我也是塔尔隆德的龙么……”

    她抬起头,在渐渐变得昏暗的天光中望向远方,22号工业高地的轮廓已经清晰地映入她的视野她感到了一些不适应,这种不适应其实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从刚醒来就一直困扰着自己,而现在她也终于搞明白了这种不适应是什么原因:在视野中,她看不到当前的时间,看不到方向指示和坐标、风力信息,看不到起伏的魔力曲线以及不断从边缘弹出来的广告或通讯窗口……什么都没有,连基础的滤镜都没有,她看向远方,所看到的只有自然原始的天空和大地。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不曾看过这样干净澄澈的世界了……亦或者,从出生至今她都没有看到过类似的东西。

    连自己都有如此多的不便之感,那些接受深度改造的同胞们又需要多久才能适应这种“空荡荡”的视野呢?

    梅丽塔心中忍不住冒出了一些感慨,而几乎与此同时,她眼角的余光中捕捉到了一片一闪而过的白色她险些错过这抹白色,因为现在她的视觉辅助插件已经无法自行锁定视野中的活跃/兴趣信息,但在那个身影即将从视野边际划过的时候,她终于注意到了。

    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诺蕾塔从天空飞过的时候竟然会没有发现自己原来在失去了植入体的辅助之后,用肉眼来搜索东西是如此容易出错的一件事。

    梅丽塔迅速降低了高度,向着那抹白色俯冲过去,而在确认那抹白色仍然在大地上活动之后,她首先忍不住松了口气诺蕾塔还活着,她正趴在一堆废墟中间,低着头忙忙碌碌地不知道在挖着什么东西。

    “诺蕾塔!”在距离地面只有几百米的高度,梅丽塔悬停了下来,对着地面大声吼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没有回营地报道?你在挖什么吗?”

    “梅丽塔?”正在地表忙于挖掘的白龙这时候才注意到天空出现的阴影,她抬起头,十分惊讶地看着悬停在空中的好友,“你怎么来了?你身体没问题了么?!”

    “拆掉了一些损毁的零件,又用治疗法术处理了一下伤口,已经没有大碍了,”梅丽塔一边说着一边缓缓降低高度,她做得十分谨慎,因为现在她的神经系统和肌肉群已经远不如当初那样好使,“你在做什么呢?你已经错过报道时间很久了,营地那边很担心你。”

    “什么?已经错过了时间?”诺蕾塔显得十分惊讶,仿佛这时候才注意到时间的流逝,她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到地平线附近的巨日,语气中带着惊奇,“竟然这么快……抱歉,我的时钟失准,视觉辅助也停机了,完全不知道……”

    “好吧,我也遇上了差不多的问题……”梅丽塔晃了晃脑袋,随后有些自嘲地嘀咕起来,“离开了欧米伽系统,连正常的时间感知都出了问题么……咱们还真是被那些自动系统照料的无微不至啊……”

    一边说着,她同时注意到了诺蕾塔已经挖出来的那片大坑在这附近还有许多差不多的大坑,显然这位白龙已经在这里挖掘了很长时间:“你找到什么东西了么?话说你为什么在用爪子挖?你的法术呢?”

    “我担心法术的威力会把这下面的结构弄塌……先不说这个了,你来帮我,就在这下面这次我肯定自己找对位置了,”诺蕾塔这才想起来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加解释便拉着梅丽塔帮忙,“来来来,一起挖一起挖……”

    梅丽塔一头雾水地凑了过去,稀里糊涂地帮着诺蕾塔将那些断裂的金属板和沉重的石块从大坑里往外转移,没过多长时间,她便听到了好友的喊声:“挖出来了!”

    “这是……”梅丽塔惊讶地看着诺蕾塔把整个上半身都探到被挖掘出来的大洞深处,并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在看到那东西的模样之后,她脸上的表情顿时微微有了变化。

    那是一个椭球型的容器,其表面布满伤痕,却仍然完整坚固,而在容器的中心,正静静地躺着一样东西。

    一枚龙蛋然而已经碎裂了,内部的物质流淌出来,仿佛血肉般凝固在容器的内壁上。

    显然,完好的外部容器并没能抵挡住冲击波的威力。

    “……已经碎了,”梅丽塔低声说道,她的脚爪下意识用力,一团被她踩在脚下的钢铁在吱吱嘎嘎的噪声中被撕裂开来,“诺蕾塔,这个已经碎了。”

    诺蕾塔也呆呆地看着被自己挖出来的容器,她就这样愣了足有两三分钟,才突然把容器扔到一旁,转身向着自己刚挖出来的大洞冲去:“肯定还有没碎的!这里面还有数不清的龙蛋,肯定还有没碎的!”

    这里?

    梅丽塔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什么,她抬起头来,看到一座巨大的、仿佛螺旋高山般的巨型设施正静静地伫立在夕阳的辉光中,淡金色的阳光倾斜着照耀在它那熔融之后又重新凝固的外壳上,从那面目全非的主体结构中,依稀还能分辨出曾经的起降平台和输送管道。

    她终于认出来了这里是孵化工厂,是阿贡多尔附近最大的繁育设施。

    “梅丽塔!你还愣着做什么啊!”白龙诺蕾塔的声音从地洞中传来,她仰起头,看着正在外面发呆的蓝龙,语气中带着催促,“来帮我把这下面的闸门弄开我爪子受伤了,弄不动这么大的东西……话说这些闸门怎么这么结实……”

    “光凭我们两个挖不出什么,”诺蕾塔抬头看了一眼孵化工厂的规模,立刻对着洞口喊道,“孵化工厂下层的储存区面积太大了,我们挖到明天也不一定能找到下一个隔离间,我们应该回去找更多龙来帮忙!”

    洞口深处的挖掘声终于停了下来,几秒种后,诺蕾塔才慢慢从里面探出身子,她带着一丝犹豫:“你说得对,可……营地那边人手也有限,卡拉多尔可能派不出多少……”

    “我们带着这个回去,”梅丽塔用前爪抱起了放在地上的龙蛋容器尽管里面的蛋已经破碎,她在抱起来的时候仍然小心翼翼,“卡拉多尔会明白的,他是红龙,而且是很老的红龙……他比其他龙更明白龙蛋的意义。”

    ……

    临时避难所中,龙族们再一次聚集到了一起,在分配完手头的物资之后,他们不得不开始讨论如何在这片废墟中继续生存下去的问题。卡拉多尔站在同胞中间,聆听着每一个成员的想法,心中却忍不住叹息。

    事情正在向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他有所预料,却无能为力。

    越来越多的龙出现了增效剂反噬的症状,另一些龙则出现了植入体故障导致的各种身体问题,而几乎所有同胞都还面临着失去欧米伽网络之后巨大的“心理空洞”。身体上的虚弱、伤痛以及心理上的动摇在不断削弱着所有同胞的意志,他们聚集在这里,已经成为一群真正意义上的难民。

    然而……这可是龙啊。

    强大的,曾经主宰过天空和大地的龙。

    卡拉多尔知道,即便失去了植入体和增效剂,即便失去了欧米伽和自动工厂们,眼前这些虚弱的龙也仍然是龙,仍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灵之一,甚至从另一方面,失去了植入体和增效剂的他们才是恢复了龙族一开始的模样,回到了族群在进化之路上的“正常领域”,然而……这些话如今没有任何意义。

    生存窘境是摆在眼前的问题。

    叹息中,他突然想到了已经离开营地很久的梅丽塔和诺蕾塔她们两个怎么样了?

    卡拉多尔刚想到这里,便突然听到一阵气流呼啸声从高空传来,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正看到了蓝色和白色的两道身影从远方靠近营地。

    梅丽塔和诺蕾塔落在营地中央,周围的同胞们也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了过来,在注意到现场的气氛又有些怪异之后,梅丽塔首先恢复成了人形,随后大步向着卡拉多尔的方向走去。

    “卡拉多尔,这里又是怎么回事?”梅丽塔忍不住问道,“工作或者物资分配又出问题了?”

    “我们在讨论扩建营地以及回收裂谷坍塌区里的物资,”一位黑龙从旁边走了过来,“但我们缺乏工具,人手也不够大地上现在到处都是熔融凝固起来的合金和聚合物板结层,我们总不能用爪子挖个新营地出来……”

    梅丽塔听着对方的话,视线却在整个营地中移动,一张张疲惫的面孔和一个个伤痕累累的身躯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最终,她看到的却是仍然以巨龙形态站在空地上的、正小心翼翼地用前爪抱着容器的白龙诺蕾塔。

    “为什么不能用爪子?”梅丽塔突然提高了些声音,她盯着刚才开口的黑龙,又看向卡拉多尔和周围的其他巨龙,“用你们的爪子啊,用你们的牙齿啊,还有你们的吐息,你们的魔法,这些不是很强大么?洛伦大陆上的人类都能办到的事情,在这里龙族们又有什么办不到的就因为这里的环境更恶劣?”

    附近的一名巨龙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梅丽塔没有给任何人开口的机会,她直接大步流星地来到了诺蕾塔身旁,指着对方用前爪抱着的东西高声说道:“这就是我们刚才用爪子挖出来的!”

    “那是……”卡拉多尔这时候才注意到诺蕾塔抱着的东西,他下意识地张大了眼睛,“那是孵化工厂里的……”

    “是龙蛋,我们把它挖出来的时候它已经碎了但孵化工厂里还有成千上万的龙蛋,还有许多没被挖出来的保存仓库,那里面一定还有能抢救的蛋,”梅丽塔飞快地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需要帮忙,不管来多少帮手,哪怕一个也行,去帮我们把那些埋在废墟里的龙蛋挖出来。有谁愿意去?”

    营地中陷入了短暂的沉寂,随后终于渐渐出现了低沉的讨论和骚动,一道又一道视线落在了那个遍布伤痕和灰尘的容器上,落在里面破裂的龙蛋上。

    梅丽塔望向那些视线的主人,她在这些视线中终于又看到了一些光彩和温度,她抬起头来,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就在此刻,她突然看到远方的天空中划过了一抹明亮的弧线。

    一颗熊熊燃烧的流星骤然间点亮了黄昏,坠向阿贡多尔西北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