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大势

    熬到12点半,林淼和张开的脑子都有点麻木,而央视的后台休息室,显然也不是适合聊项目的地方。随口提了下电影的事情,张开就带着林淼和晓晓,冒着深夜的严寒回了羊皮胡同。林淼和晓晓回家后倒头就睡,林淼这一觉睡得极沉,次日早上11点多才醒过来。

    睁开眼时,屋外阳光灿烂,床上略显拥挤。小萝莉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钻进来的,睡得比林淼还香。林淼怕吵醒她,轻手轻脚下床,去卫生间放了个水,解除压力后,突然又不想马上起床干活,总觉得不能那么无底线地压榨自己。老子重生回来,又不是当做题机器的!于是怀着某种报复的心态,又爬回了温暖的被窝里,看着小萝莉可爱的小脸,怔怔出神发呆。

    然后一发呆,就不由自主地又接上了昨晚的思路

    林淼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景,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跟张开吹的牛逼完全没有问题。既然是政治任务,那就不讲究什么盈利了,能插一脚留个名,让个别方面的领导对他或者天源文化这家公司稍微产生那么一点印象,那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投资额度,林淼按目前的市场行情来做预算,预计投个200万,这数目应该就非常足够了,毕竟甲方乙方的总投资额也才不过300万呢。而且按自己现在的收入状况,就算这200万都赔干净了,生活也完全不受影响。

    无非就是半个月的稿费嘛!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这边拍电影投200万,过些天如果彭二月他妈有了回信,买故宫旁边的院子,哪怕京城现在的房价再怎么便宜,少说也要200300万的预算。

    再然后是春晚结束后,必须兑现的给帅波做专辑和营销推广的计划,这里又不知要花多少钱,再再接下来,自己还有个相当不小的,高风险但也绝对高回报的捞快钱计划虽然他对这个计划本身连个毛都不懂,但这并不妨碍重生者未卜先知割韭菜,自己做不了的事,交给懂的人去操作就行了所以这里头,又需要很大的一笔资金

    林淼思来想去,内心隐隐有些期待,可想到钱没到手之前却要先撒出一大堆,又略有点不安。

    万一历史的车轮,一个不小心就滚滚跑偏了呢?

    林淼想得出神,小萝莉突然一动,大长腿一抬,夹住了他的腰,然后整个人贴上来,嘴里哼哼着抱住他,脸贴着脸蹭了两下,发出刚睡醒时舒服又惬意的声音:“嗯”

    林淼不由笑道:“起床了,再睡要到下午了。”

    小萝莉很委屈道:“水水你昨晚回来好晚啊,我把枕头藏在自己被窝里骗我妈妈,躲在你床底下等了你三个小时,结果被我妈妈发现了,她还打我了”

    “打你哪里了?”

    “屁股。”

    “还痛不痛?我给你揉揉”

    话音刚落,秦晚秋推门而入。林淼马上掀开被子,表情正派道:“天气这么好,又是可以好好学习的一天啊!哈哈哈哈”秦晚秋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小萝莉很忧伤,把被子往头上一蒙。

    大冬天的,只想和水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妈妈好讨厌

    春晚正式演出前的最后两天,林淼最终还是变成了做题机器。

    因为实在是除了做题,他也没别的事情好做了

    真相的初稿到了魏军手里,就像和他断绝了关系,好几天了,连个回音都没有张开说的电影项目,排除掉老林参与的机会,似乎也完全和他没了关系,居然连钱的问题都不找他谈,也不知道张开是不是想甩开他单干。

    再这么下去,天源文化估计分分钟就要和电影圈告别了,不过电影圈里的那些谁谁谁,想来确实也没几个人,会走投无路又胆大包天到过来找八岁小孩合作吧?

    而且话说回来,真要哪天有人不请自来,登门拜访求投资,林淼自己也不保证会不会拿对方当骗子。很多事情,果然还是被年龄这个硬指标给活生生地限制住了。

    这是自己和社会之间,彼此互相的认真提防和不信任

    不过话说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这生意还怎么做?想来现在也就东瓯市那一小撮人,会九成九地相信他,并且很认真地对待他的计划和项目吧?哦,不对,还有师父和师兄们

    林淼一天半时间做了七八套题,转眼到了农历十二月廿九这一天晚上,秦晚秋家里的电话差点被打爆。从东瓯市发来的慰问、祝福和加油,从晚上7点过后就没消停,徐毅光更是直接就坐飞机过来了,同行的还有罗万洲,给了林淼和秦晚秋一个大大的惊喜。

    徐毅光自然是来赔秦晚秋的,罗万洲则是京城土著,属于回家过年,顺便过来看看干儿子。

    不过林淼实在太忙,根本没时间跟罗万洲好好聊几句,电话里接受完东瓯电视台的采访后,又跟东瓯日报聊了一轮,然后又跟曲江电视台不认识的某某人扯了片刻。办完共事,丁少仪又打来一个电话,跟林淼说寻仙爆了,香江和湾湾那边有好几家出版社出了大价钱,要买断寻仙在港台两地和东南亚地区的发行权,出价八位数。

    林淼呵呵一笑:“不卖。”

    开什么玩笑

    寻仙至少还要连载十来个月,才连载完第一部。

    往长远了看,后面不多说再出个七八部,可来个三部曲总没什么大问题,算下来差不多就是40来册。要知道寻仙只是才出到第二册,第一册就已经直奔500万册的销量,第二册的销售情况也是火爆异常,单册销售额突破9000万已经板上钉钉,后续单册破亿,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40册下来,三年之内,那就是40个亿!而且几乎是纯利润啊!还不算再版的,各种重制的。这么大一块肥肉,想区区八位数就包圆?真当大陆人民的眼界这么浅?

    “当然是分账啊!无非就是借他们的销售渠道用一下嘛,我们又不着急赚这个钱,内地市场都大得不得了了,他们想挣这个钱,可以谈的嘛。什么?那边已经有盗版了?买了东瓯日报回去自己印的?拿盗版威胁我们?!我草他大爷,怎么这么不要脸呢!?什么狗屁资本主义世界,要不我们去联合国告状吧?让外交部控诉他们,这是严重的文化剽窃行为!

    一边骂一边卖嘛,道义站在我们这边,不骂白不骂。那边说几千万啊?才两千万?哦,两边都是两千万?我能分多少啊?八百万?行行行行,蚊子再小也是肉,不过还是争取一下吧,能签二十年也比永久买断强啊,嗯,嗯新年快乐,拜拜”

    林淼拿着电话跟丁少仪逼逼着,听得坐在一旁的罗万洲和徐毅光全都眉头直跳。

    这货就这么聊两句,八百万就到手了?

    林淼结束了跟丁少仪通话,想了一下,又给郭鹤龄打了过去。

    跟师父倒是言简意赅,拜了个早年,然后提了下初二去沪城看他,不想老人家不愿意林淼舟车劳顿到处跑,让林淼在京城过完年就赶紧回家。顺便夸了林淼一句,说中考一模全市第一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让林淼继续努力。某全国顶尖的高中,他已经替林淼联系好了,只等林淼中考成绩出来,马上就能去京城某附中报到。

    林淼对中考后的去向还有所犹豫,其实内心更倾向留在东瓯市读完三年,一来地方近,就在湖滨路上,省得来回折腾,二来东瓯中学在2000年之前,因为生源极好,师资力量也强,学校里拔尖的小孩,水平未必就比京城的差。第三如果他是在京城上学,甚至都户口都迁到京城去,将来难免不会被人吐酸水,说他是靠“高考移民”才能考上名校。

    林淼是很讨厌给傻逼留吐槽的空间的,尤其是在这种人生硬荣誉上。不过林淼也没急着在电话里拒绝师父,暂时先默认下来,等中考结束分数出来了,到时候再说这个问题也不迟。

    和郭鹤龄打完电话,林淼就直接拔掉了电话线,省得再被别人打扰。

    至于给老林和江萍拜年,真的什么时候都行

    客厅里总算安静下来,林淼终于能抽空和罗万洲聊了下张开说的那部电影。

    “不是虎门销烟,是叫鸦片战争。”罗万洲语出惊人,“张书记跟我谈过了,确实是个大制作,制作班底听说是国内顶尖的,有些人我以前也见过。资金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这样的项目,有的是人愿意投,难就难在听说要弄个很大的布景,要实景,所以那个剧组现在是到处在谈,拍之前要搞个文化影视城,保守估计整个做下来,总投资接近一个亿。这么大一笔钱,市里头现在肯定拿不出来”

    “影视城?”林淼触电般想起点什么,慌忙问道,“横甸现在有影视城吗?”

    罗万洲一愣:“什么横甸?”

    林淼看着罗万洲疑惑的样子,显然是连横甸在哪儿都不清楚,顿时恍然。

    马萨卡横甸影视城,就是靠着这部电影建起来的?!

    算年份,极其有可能啊!

    林淼和罗万洲对视片刻,慢慢摆正了面孔,正色道:“老罗,你对影视地产,有什么看法?”

    罗万洲摇摇头:“没听说过。”

    林淼嘴角一扬:“真巧,我听说过”

    罗万洲:“”

    这天晚上,林淼和干爹彻夜长谈到10点半。

    罗万洲离开的时候,带着满脸慎重的思考。

    东瓯市的经济起飞,已经势不可挡。

    在这股大势面前,如果能再多那么一些能扬名四海的成绩,那么他作为分管全市经济发展的主要领导,未来的前途岂不是

    等过完年回去,有必要把这个电影项目,跟老康好好聊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