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妻离子散

    来西城路看房子,其实只是顺路的事情,江萍带林淼和晓晓过来,主要还是想先到江洋家里集合,然后带上张幼薇,几个人一起去医院看看住院中的林淼的外婆。

    说起来,明月小区里其实还真是住了不少熟人。除了江洋住在这边,还住着许多西城街道的老职工,以及前不久刚搬过来的丁山。江萍一路上念着等林淼将来长大了,六楼的房子可以直接拿来当婚房,眼里泛着要在这里养老的光,然后激动完了,又忧心晓晓以后要嫁的男人,家里不知道会是什么条件,扯来扯去,扯了五六分钟,扯到江洋家楼下才闭嘴。

    林淼只能说很幸运路上没碰上什么认识的人,不然以江萍目前的亢奋状态,绝对有可能站在路上跟人聊二十分钟以上,那就真的很蛋疼了。

    放假休息在家的张幼薇,在楼上开了门。

    林淼上到顶楼,和林淼家一样,江洋也直接把这边的两间房子都买下来了他这半个月连开三个工程,不算工程本身,沙场的无本生意利润都高得飞起,到手的钱不是小数。

    林淼坐下来后,张幼薇就马上给江洋打了电话,然后该倒茶的倒茶,该倒奶的倒奶,一番忙碌后才坐下来,陪着江萍说了几句让江萍听了很解气的闲话。

    “姐夫他弟弟两口子,这几天老往我这里跑,我刚才还当又是他们呢。阿洋都被他们闹烦了,现在每天晚上都带我出去逛街,不逛到十一二点都不回家。”

    江萍爱憎分明,见这兄弟俩分门别类地倒霉受苦,做人的风格跟上辈子截然不同,完全没有半点同情心地表示了对方是活该,受到林淼由衷的点赞好评。

    没过一会,江洋就从外面回来了,在楼下按了门铃,在对讲机里利索地说了两句话。林淼几个人便穿好鞋子下去,下楼后就坐进江洋的车,直奔医院。

    下午1点半,医院里一天中比较安静的时候,林淼和晓晓在外婆住院后,第一次过来探望。心内科,貌似是心律不齐得有点厉害,其他方面倒是关系不大。住了一星期左右,其实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昨天就没再挂针,原本今天就该住院,不过医生为保险起见,还是建议停药后再多观察一天,没事再离开。反正不差这一天的时间。

    既然老人家没什么大碍了,几个人坐下来也就是闲聊。

    老人家住的是面积较小的病房,两人一间,隔壁那家早就知道林淼外婆的家庭关系,这会儿听林淼说起期末全市第一,虽然很惊讶,但还是可以接受。然后又感慨自己儿子不在,不然林淼还可以给他签个名,他儿子迷《寻仙》迷得不得了。

    “小朋友,你明天能再来一趟吗?”老人家隔壁的病友问道。

    “来不了咯~”江萍带着些许的得意,插话道,“明天要去京城报到了,要准备上春节联欢晚会表演了,全家人都要一起过去。”

    “这么厉害啊……”病友很是惊叹。

    江萍收到想要的效果,又反过来开始瞎矫情:“其实我也不想去的,路又远,又辛苦,我妈这边身体又不好……”

    老人家的病友问道:“那你不去的话,孩子有人照顾吗?”

    “有啊,有个市里的领导陪着一起去的。”

    “那这样有什么想不开的?不想去就别去嘛!留在家里照顾你妈多好!”

    老人家的病友把江萍说得狠狠一愣。

    江萍不由得转头看看满屋子人,最后目光落在江洋脸上,江洋呵呵一笑。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从医院出来,江萍已然身陷某种挣扎之中。

    回酒店的路上,江萍一边征求林淼的意见,一边罗列不去京城的好处,一口气列出来七八条,很可能是这辈子以来发散思维最强的一天。林淼实在被她唠叨得受不了,不禁说道:“你等下回酒店,给张开打个电话说一下,张开肯定不会逼你的。晓晓我会照顾,你要真不想去,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有钱走遍天下,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那我就真不去了啊……”江道嘀嘀咕咕道,“我就怕你们回来的时候还坐飞机,太难受了,等你们两个去京城,我就跟你们奶奶住一个月,也不用每天看你爸那么心烦。”

    “嗯……”林淼对江萍当着江洋和张幼薇的面提老林,很是蛋疼得紧。

    看看江洋和张幼薇装聋作哑的样子,显然别人也不想听。

    这么搞下去,江萍和老林到底会走到哪一步,真不好说……

    以前那么苦都熬过来了,现在却搞成这个样子,该不会真的离婚吧……

    林淼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家里能团团圆圆的。

    但理智上,如果江萍真的忍不了,他确实也支持两个人分开。

    所以,这种事真的很纠结。

    江洋把林淼一家三口送到酒店门口,就不上去坐了。

    三人回到房间,江萍最多也就犹豫了一分钟,就憋不住地给张开打了电话。举着林淼外婆的大旗把情况说明白后,张开那边考虑片刻,便很干脆地答应了。

    然后又跟林淼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江萍打完电话后,立马就急着开始收拾行李,要把娘儿仨在这里的衣服全都打包,先拿回西城街的家里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她把家具都置办好,等林淼和晓晓从京城回来,就能直接回家去住。今晚最后一次在这个房间里睡一夜,以后就不会再回来。

    林淼看着江萍忙忙碌碌,自己闲着无聊,就又做题去了。

    到了晚上,老林回来见江萍的皮箱子都已经在门口放好,江萍又不在房间里,很是有点被老婆抛弃的惆怅。林淼收拾完卷子,出来跟他说了下江萍要留在东瓯市,跟外婆一起住的事情,然后又拉着他,看了看已经被江萍搬得半空的衣柜她自己的衣服全拿走了,柜子里只剩老林的,叹着气道:“爸,要跪下来磕头道歉,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啊……”

    老林却破口骂道:“这个老娘客!儿子和女儿都不管了,等下回来我就打死她!”

    “行行行行,你们慢慢打……”林淼背起书包,喊晓晓道,“晓晓,我们走了。”

    老林一愣,问林淼道:“你去哪儿?”

    林淼道:“去张开那边集合,他住楼下。”

    “爸跟你一起去吧……”老林莫名地带点跃跃欲试。

    林淼直接喝止道:“用不着!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等我妈回来,今晚我跟晓晓不出现了,你该干嘛干嘛。明天我们早上7点就走,等到京城我给你打电话。走了,明年再见!”

    林淼拖着牵着晓晓的手,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老林站在原地,眼看着自己成了孤家寡人,很是深沉地长叹一声。

    这个家,好像已经不需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