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穿越的真正意义!

    复仇流浪者的攻击并没有持续太久,饶是如此,当陈默停下攻击时候,狂怒黑曜石也已经彻底瘫痪。

    整个身体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要不是陈默抓着它的脑袋,早就已经瘫到了地上。

    一手从后面抓住狂怒黑曜石的脑袋,陈默控制着复仇流浪者用另一只手抓向了狂怒黑曜石凹陷的面部装甲。

    五根钢铁手指在强大的机械驱动力下缓缓扣入了狂怒黑曜石变形的面部装甲,用力一拉,便连带着许多零件一起扯了下来。

    随手扔掉手中扭曲的装甲,陈默低头朝着狂怒黑曜石的头部驾驶舱看去。

    只见一团像是内脏或者某种软体动物一般,长满触须的粉色肉球正盘踞在驾驶舱中,不断的蠕动着,一根根血管一样的触须向着周围伸出,连接固定在了驾驶舱中。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估计没有人能够想到,刚才驾驶狂怒黑曜石和复仇流浪者战斗的,竟然是这么一团奇怪的东西。

    复仇流浪者之前对狂怒黑曜石头部的攻击似乎让它受到了不小的伤害,蓝色的血液从这团肉球上不断流出,断裂的触手在空中不断摆动着,末端也同样向外流淌着蓝色的血液。

    而随着驾驶舱被打开,这团肉球似乎窒息一般的挣扎着,更加剧烈的蠕动了起来,几条断裂的触手疯狂的摆动着,蓝色的血液甩的驾驶舱内到处都是。

    不过很快它的动作便慢了下来,甩动的触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如同一滩死去的烂肉,静静地挂在了驾驶舱中。

    那蓝色的血液其实已经表明了这团怪肉的身份。

    从外星虫洞入侵地球的怪兽,体内的血液正是蓝色的!

    这团隐藏在狂怒黑曜石头部之中,如同大脑一般的奇特生物虽然看似不大,跟那些动辄上百米长的巨型怪兽相比更是显得十分渺小。

    但是跟人类相比,它的体积仍然非常庞大。

    能够容纳两名驾驶员,足有一间客厅大小的驾驶舱却被它几乎完全占满,仅仅是身上伸出的一条触手,就比人类的体积要大的多。

    虽然外表跟那些狰狞恐怖的怪兽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是巨型化的身体和蓝色的血液,无不表明着它跟那些来自外星的怪兽之间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

    熟悉剧情的陈默对此却并没有感到意外,不过看着狂怒黑曜石驾驶舱内蠕动着死去的怪兽,陈默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真的是非常恶心!

    不过对于刚才的这场战斗,陈默还是非常满意的。

    机甲之间的战斗和陈默以前穿着钢铁战衣战斗的体验完全不同。

    每一次攻击所带来的剧烈震动和强大的离心力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是巨大的负担,但对于陈默来说却无比的刺激。

    拳拳到肉的攻击,钢铁的轰鸣,武器的碰撞,还有热能射线的强大冲击无不让他感到热血沸腾!

    随着实力的不断增强,这种激情澎湃的战斗,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了。

    战斗结束之后,陈默心中只觉痛快无比,虽然算不上酣畅淋漓,却也着实过了一把瘾。

    刚在复仇者联盟的世界实现了驾驭神龙的愿望,紧接着又体验了一番驾驶机甲战斗的快感,陈默不由得想到,难不成穿越空间能力真正的意义,就是让他实现那些原本在现实世界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和电影中的主角一起战斗,消灭那些邪恶凶残的反派,夺取各种强大的武器和科技,见识各种神奇的生物和种族。

    在穿越中体验各种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战斗!

    这样想着,陈默不由得期待起了以后的穿越之旅,下一个世界又会是怎样的呢?会不会比环太平洋更加精彩刺激?

    不过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陈默看了一眼狂怒黑曜石驾驶舱内已经完全死去的外星怪兽,随手松开抓着狂怒黑曜石脑袋的手,任由它庞大的钢铁身躯倒在了地上。

    干掉了狂怒黑曜石,体验了一把机甲之间激烈的战斗,陈默却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任由狂怒黑曜石庞大的身躯躺在冰原上,陈默控制着复仇流浪者转身朝着动力核心工厂大步走去。

    再次回到动力核心工厂跟前,陈默利用复仇流浪者的探测系统对整座工厂进行了扫描,的确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座工厂从外面看像是已经废弃了许久,但是扫描结果却显示这座工厂内部并不像外面看上去那样,一些关键区域甚至仍然有能量供应。

    只不过具体的情况,却不是复仇流浪者在外面通过扫描就能够探查清楚的。

    陈默当即接通了指挥中心。

    “这座工厂的确有问题,我进去探查一下,你们派直升机来把狂怒黑曜石运回去。”

    陈默之前派出钢铁战衣去搜寻狂怒黑曜石的时候便切断了和指挥中心的通讯,省得他们妨碍他的行动。

    不过复仇流浪者的视频连接并未切断,所以指挥中心的众人全程目睹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最开始眼见着复仇流浪者已经来到了动力核心工厂跟前,却又突然转身离开,权将军也试图询问陈默,却发现语音通讯被切断。

    权将军当即便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森麻子。

    陈默切断了通讯显然是不想他们妨碍他的行动,这种举动正常的机甲战士是不会这么做的,也只有陈默这个半路出家,从未受过任何训练,甚至都不是环太平洋联合军防部队成员的家伙,才会这么任意妄为。

    只不过陈默远在西伯利亚,通讯又被关闭,他们除了通过视频影像看着复仇流浪者的行动外,根本就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不是有森麻子担保,他们都要以为陈默要驾驶复仇流浪者叛逃了。

    直到复仇流浪者来到冰原边缘,他们看到从海中直接飞跃上岸的狂怒黑曜石,才终于明白了陈默的用意。

    竟然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在悉尼发动袭击的狂怒黑曜石果然出现在了北地群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