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关:攻略仙侠

    一个小女孩从哄抢的难民堆里爬了出来,她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破烂的不像样子。双手紧紧捂住肚子,头也不抬地就往外跑。

    一直跑到一座破庙,环顾四周没有人,才将怀里的一个大白馒头拿了出来。

    看的出来是饿惨了,小女孩着魔般地盯着馒头,情不自禁地要咬下去,突然庙里传来了震天的哭声。女孩叹了口气,收起馒头进了庙。

    庙里一个同样狼狈污秽的小男孩正躺在干草上,他的左腿活生生被挖掉一大块肉,现在伤口周围已经腐烂的不像样子。

    女孩走过去,摸摸他的头,“乖,不痛了。我今天抢到一个馒头。”

    男孩怯生生地接了过去,肚子叫个不停,却不肯吃,“甜甜,你吃了吗?”

    小女孩得意地抬手秀了秀手臂上的肌肉,“妥妥的。这是留给你的。”

    这个小女孩正是孟甜甜,而小男孩是小时候的陆汀风。

    天道不仁,在这个世界里,富人们锦衣玉食,而穷人,因为连年干旱,颗粒无收,闹起了□□。孟甜甜和陆汀风两家本是邻居,流亡路上,一伙人竟然抓住了陆汀风,要吃他的肉!

    大人们为了救陆汀风打作一团,小小的孟甜甜带着陆汀风乘乱逃走。谁知道从此和父母走散,两个小孩相依为命,靠每日去城门口抢点救济粮过活。

    孟甜甜嘴巴里叼了根狗尾草,单手托腮看着庙外,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为什么自己要到这么个破地方来!还特么是个八岁的小孩!怎么玛丽苏,怎么攻略?为了不让攻略对象饿死,每天以死相拼啊!

    嘤嘤嘤,好饿啊。

    突然,面前投下一大片黑影,孟甜甜以为又是那些来借宿的流民,有些不悦地抬起头。

    面前站了个青衣道士,穿了一身中规中矩的道服,背上背了个小竹篓。虽算不豪奢,但在这光景,还穿的这般体面,应该是个有点来头的人。

    那道士手上拿了个罗盘,指针剧烈晃动,最后直指正在啃馒头的陆汀风,道士大喜,双目放光,“终于让我找到了!圣童转世!”

    陆汀风显然被这个疯疯颠颠道士吓着了,嘴里含着啃了一半的馒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道士把罗盘往竹篓里一丢,冲上前抱住陆汀风,“天纵奇才啊!你跟我走吧,我带你修仙!”

    啥玩意?孟甜甜身为现代人,见多了这种骗局,一定是搞传销的!走上前护在陆汀风面前,“你个臭道士,还修什么仙,你给我出去飞一圈回来,我就信你!”

    道士哪里被人这样质疑过,况且是个半大的小孩,有些不悦地瞥了孟甜甜一眼,摇摇头,“无慧根,佛缘浅,根骨平淡粗劣,终其一生也只是做个凡人啊。”

    哦呵,你还人身攻击。孟甜甜撸起袖子准备干架,这时,道士注意到陆汀风的腿伤,覆手上去,口中念念有词。

    孟甜甜只觉得万物突然绽放出无数生机,源源不断往这破庙里来,整个人像泡着温泉,闻着花香,舒服的要飞起来了。

    道士额头沁出汗水,抬起手擦汗,孟甜甜这才发现,陆汀风的腿上已经光滑如初,哪里还有伤痕。

    wtf?!!

    孟甜甜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流着宽面条泪,“大仙救命啊!宝宝想学修仙!嘤嘤嘤。”

    道士越过她,一脸慈爱地摸着懵逼的陆汀风的头,“如何,这仙你修是不修?”

    陆汀风傻愣愣地看了孟甜甜一眼,急忙忙蹿到她身后,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道士,孟甜甜忙不迭地点头,“修修修,不修我打断他的腿!”

    道士算是明白了,高傲地理了理衣角,“如此你便拜我为师,我必将倾囊相授。至于你这个女娃娃嘛,资质平平,就留在我门中做个道童吧。”

    道士带着两个孩子开始往回走。一路上,孟甜甜知道了道士叫做甄烈,是朝天门的掌门。朝天门早些年也曾鼎盛过,到了甄烈那一代,圆寂的圆寂,飞升的飞升。剩下的弟子们又是一场内战□□,最后门丁寥落,门中只剩甄烈和几个小弟子。

    甄烈天天睡不着觉,想着怎么振兴门派。他夜观天象,卜卦推算,发现有圣童转世在山下的小镇,忙不迭地拿着门中法宝出来寻找。

    朝天门在离小镇不远的通天山上。通天山高耸入云,门派建在山顶,倒是个清净的地方,加上上千年的灵气润养,孟甜甜一上山,就觉得整个人都轻了几分。

    到了朝天门,陆汀风简直被作为一个宝贝呵护了起来。而孟甜甜就像个童养媳,每天起早贪黑,照顾陆汀风的饮食起居。起初陆汀风还有些不好意思,时间久了,也慢慢习惯起来,像个娇蛮的小霸王。

    孟甜甜哪里受过这种苦,这样下去,自己长大了就是个粗使丫鬟,还怎么做个成功优秀的玛丽苏!

    于是,孟甜甜总是在甄烈教陆汀风的时候,偷偷躲着学习。时光荏苒,倒也学了些皮毛法术,奈何很多不懂的东西又找不到人询问,一直卡在瓶颈,没有所成。

    倒是陆汀风,或许是圣童转世,学起法术来又快又精。十二岁时,甄烈已经没办法再教授他,他一头扎进朝天门的藏书阁中,开始学习前人留下来的书籍法术。

    时光一晃而过,孟甜甜和陆汀风都到了十六、七岁的年纪。

    这天,陆汀风又是读书到深夜回来,孟甜甜已经在偏房睡下了。陆汀风走过去,抬脚踹她的屁股,“快起来,快起来!我饿了,去给我下碗面。”

    孟甜甜被一脚踹下了软榻,迷迷糊糊爬起来竖了个中指,“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五年前就已经修的辟谷了,还吃吃吃!吃什么鬼!”

    “哟呵!”陆汀风霸道地在她床上坐下,双手撑住膝盖,俯下身看着地上的孟甜甜,“翅膀硬了是吧。还辟谷,听谁说的?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没错!陆汀风就是这样一个混蛋,仗着师父宠她,完全不把孟甜甜这个昔日的救命恩人放在眼里!一点不如意,就特么打她屁股!以前自己小也就算了,现在特么都是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

    你给宝宝等着,宝宝报仇,十年不晚!

    孟甜甜揉揉屁股,乖乖给他煮面去了。

    陆汀风津津有味地吃着面,臭美的捋了一捋头发,“呐,师父今日跟我说,凤凰岛上赤璃正在招弟子,师父让我去试试。”

    凤凰岛是个传说中的仙岛,没人知道怎么去。修真无日月,凤凰岛外遍布结界,千年才开一次海门,许是不知道朝天门已然破落,招收弟子的书笺依旧送了过来。

    甄烈思量了好几天,自己确实已经无法再让陆汀风进步,不如送去赤璃学习,将来得道飞升,也算是他没有辜负师父的教导。

    孟甜甜端着盘子站着,内心已经在欢呼了,哦也!陆汀风这个小霸王走了,自己就自由了!趁他不在,自己或许可以下山去看看?

    陆汀风看穿了孟甜甜的小心思,冷笑了两声,吧唧吧唧嘴,将最后一口面咽了下去,“师父让我带个道童伺候着。你收拾收拾东西,跟我一起去吧。”说完把碗往孟甜甜的盘子上一放,“洗完早点睡吧!”

    我特么……我不服!!

    第二天,孟甜甜收拾好了包裹。全门十余人都在山门前给他们送别。

    她冷眼看着师徒二人哭天抹泪的告别,甄烈掏出赤璃送来的书笺,手中捻诀,书笺落在不远处,化作一只巨大的纸鹤。

    孟甜甜傻眼了,被陆汀风拽着爬上了纸鹤,纸鹤像只真正的仙鹤一般,就这么挥舞着翅膀飞上了天。孟甜甜吓得趴在纸鹤背上,动都不敢动。

    陆汀风坐在纸鹤头上,不停地朝门中人挥手告别,直至纸鹤冲入云雾之间,那生活了快十年的通天山再也不见踪影。

    陆汀风双目赤红,叹了一口气。孟甜甜趴在纸鹤背上,仰头看他,虽然这些年顽劣了点,但内心果然还是个纯真的孩子啊。

    陆汀风低头有些嫌弃地瞟了她一眼,“看你那怂样。”

    我屮艸艸艸艸,收回刚刚的话。他不是人!

    纸鹤飞了两天两夜,陆汀风不用吃饭,不用睡觉,又修的好目力,坐在纸鹤头上往底下人间看,好不惬意。可怜孟甜甜风餐露宿,还不敢睡过去了,要是掉下去,陆汀风那个没良心的不一定会救自己啊!

    终于,纸鹤开始向下飞行,孟甜甜看见了蔚蓝的海水。

    无边无际的汪洋中,有一座孤岛。远远看去参天古木将整个岛盖住,不露出一点土地。

    然而即便如此,孟甜甜依旧感受到了充足的灵气。不同于朝天门那种让人心情放松的灵气,这里的灵气实在太过浓郁,以至于让孟甜甜感到十分难受,这不是她这种能力所能承受的。相反,陆汀风显得就十分舒服惬意。

    纸鹤落地,化作流星飞入山中,不多时,一众白衣仙人怡怡然飞出,“欢迎来到赤璃。”

    陆汀风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战战兢兢,连饭都吃不跑的小孩了。他站在孟甜甜面前,即使面对这样的仙人,也不卑不亢,举止得体。倒有了些修道人的气质。

    对方派仙童领他们去住所。路上陆汀风跟孟甜甜咬耳朵,“都是做道童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啧啧。”

    孟甜甜白了他一眼,“你一天不挤兑我,就不舒服是吧?”

    陆汀风笑着耸耸肩,没再说话。

    在赤璃待了数日,各门派的弟子陆续到达。仙童前来通报,明日就要举行选徒大典,让他们好好准备。

    第二日一大早,孟甜甜随着陆汀风到了说好的地方,只见数百人挤在一个平台上,两旁是荷花池,明明不是季节,荷花却开的格外美丽。

    道童打了个呼哨,几个仙人从后飞出,稳稳坐在看台上。

    以孟甜甜的目力,根本看不真切,但是仙风道骨的气质哪怕看不清也感受的真真切切。

    台上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你徒弟怎么没来?”

    “他年龄尚小,怕是收不了徒。”一个有些愉悦的声音回应道。

    “师父老人家给他算了一卦,他的修为悟性本已可以飞升,奈何一直没有遇到飞升的劫数,如今劫数到了,且去唤他来。”

    这帮神仙,说话神神叨叨的,孟甜甜根本听不懂!

    过了一阵,旁边的人突然惊呼出声。孟甜甜循声去看,一个青年男子穿着青色纱衣,正漫步在荷花池中,他每踏下一步,便开出一朵洁白无瑕的巨大莲花,脚挪开,那莲花瞬间又破碎成星辰消失。

    这特么!!步步生莲啊,即便是孟甜甜这种土包子也知道,只有得道的准神仙才可以做到啊!孟甜甜很好奇准神仙是啥样子的,扯着脖子去看。

    那人似乎意识到她的目光,回头看过来,露出温柔一笑。

    真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啊,孟甜甜只觉得他这一笑,满池的荷花都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