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大||||||64

    吩咐着小厮将人抬进侧屋,又连夜里将封府常年供着的老大夫从被子挖出来。

    屋里,封择手边把玩着一柄玉骨折扇,半眯着眼托腮倚在小榻上。

    提着药匣子的老大夫臭着一张橘子皮的老脸,像是泄愤般不要钱地将白色瓷瓶里的粉末“扑簌簌”地撒盖在昏迷男人的胸膛上。

    药粉在满是伤口的青紫皮肤下厚厚地铺满一层,昏迷中,浓眉紧皱的男人无意识的闷哼两声,声音痛苦而又隐忍。

    “人怎么样?”折扇掩面落了个哈欠,封择努力撑着眼皮道。

    手上忙着一捆一捆地绕纱布,老大夫头也不回:“后生底子好,死不了。不过老头子看他身上这又是刀伤又是鞭痕的,啧啧,倒是不简单呐!”

    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封择手边撑着折扇从小榻上坐起来,懒洋洋地说:“管他简不简单呢,死不了就行。陈伯你弄好了就去账房支帐,让小厮丫头在这里看着就行,爷先回屋睡会儿。”

    “哟,难为公子您在这儿陪到这会儿了。看来这个还挺宝贝的?”捆完纱布,老大夫拍了拍男人健硕的胸膛,笑眯眯道,“换口味了?”

    封择深知这老大夫为老不尊的古怪性子,随意“唔”了一声,便掀开侧屋的挡帘,摇着扇子回屋去了。

    被折腾的一晚上没睡,他这会儿可没得精神对付人。

    红绡帐暖,晨光熹微。

    被亦柳伺候着躺下没多久,屋外便传来窸窣的对话声响,扰的人翻来覆去地睡不安稳。

    “亦柳姐,清凝姑娘一早起来听说公子昨儿个夜里竟然往主屋里收了一位,连哭都不哭了,二话不说闹着就要跳池子,奴婢们这会儿就快拦不住了!”小丫鬟清脆的声音里满是焦急,“您便帮忙进屋求求公子,让公子过去看我们姑娘一眼吧!”

    “可公子昨日累了一夜,这会儿刚睡下不久。”亦柳的面有难色,“你不晓得公子脾性,这睡着的时候便是天塌下来也不能吵……”

    “可,可清凝姑娘她……”小丫鬟急红了眼眶。

    亦柳一脸无奈地瞧着小丫鬟,想这丫头进府的时日肯定不长,怕是被清凝哄骗了去,于是只得放缓了语气道:“你先别急,后院里有小厮守着,必是没事的。”

    “可奴婢怕姑娘想不开……”

    想不开?亦柳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语重心长道:“便是我在住院伺候着也听闻你们姑娘性子向来风火,此番闹着跳池子可能是一时没曾想开,你们做丫头的在旁边多劝着点儿,说不定过会儿她气性下去了,就自个儿想明白了呢?”说到这里,亦柳语气稍厉了一些,“你得明白,这种事儿说白了不过是后院里拈酸吃醋的事儿,你们姑娘自己闹一闹,发发脾气就算了。若你再执意相求,惊动了公子,那……”

    亦柳意味深长的语气,配合着你懂得的眼神,让小丫鬟瞬间噤了声。

    “什么事儿就说要惊动爷啊?”

    屋内,一阵轻飘飘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镶珠嵌玉的拔步大床上,暗色的纱幔里伸出一只纤白如玉的胳膊,只着了单薄里衣的年轻公子散着如绸缎般及踝的乌发,任凭一双光裸的玉足踩在地上。

    慵懒地半靠在床柱边,精致的五官上却满满都是低气压。

    指尖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封择满心满眼的尽是不耐烦:“大清晨的,谁又来找事儿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屋门被打开,亦柳掀起帘子快步走近。

    她身后跟了个花苞头的小丫头,见到眉目精致到近妖,面色略有阴翳的青年人,小丫头一愣,身体颤了颤,唰啦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公子!求您大发慈悲,去看一眼我家姑娘吧!”她垂头大声说。

    亦柳侍在床前偏头捂脸,只觉得自己半天苦口婆心简直就是鸡同鸭讲。

    “你家姑娘?”薄唇紧抿,眉头皱的越紧了些,封择语气不善地挑起了眼尾,“清凝?”

    “是……”小丫头肩膀缩了缩,小声应道,又急忙说,“姑娘她昨日便哭了一宿,今早又听闻公子在主院收了新人,这心下难过便一时想不开……公子您便去看一眼吧!就一眼!姑娘日日以泪洗面,只盼着您,您,您好歹——”

    “合着她难过了爷就必须得去见她?”揉着额角漫不经心地打断小丫头的话,封择从床上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俯视说,“我怎的不知,这府里什么时候改姓清了?”

    小丫头闻言,红润的脸蛋顿时唰白了下来,手足无措地想要解释,却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

    压着心底的烦躁,封择挥手让亦柳将跪地不起的小丫头带出了屋。光裸的脚心踩在尚还算柔软的毯子上,封择一手支着下巴愣了半天神,听外屋安静下来,便掀开帐幔重新卧进那可以睡得下四五人的拔步大床上……

    “公子!”

    静不过片刻,眉头方一舒缓下来,就有小厮焦急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大事不好了!”

    卧槽!又怎么了?!大你妹的事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个安稳觉了?!

    心头无名的怒火直冲上来,封择闭着眼便将床上的瓷枕砰的一声扔到门上。

    “哗啦”一声惊响,亦柳推门便瞧见一地的瓷片碎在地上,小厮也在一旁慌了神。

    “你们最好给爷一个能说服我不把你们遣送出府的理由。”

    面色阴沉地站在碎片的两步外,封择的额前的碎发被微风拂过,狭长的凤目像是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小厮打了个哆嗦,只得硬着头皮跪在门外闭眼大声说:“方才清凝姑娘偷偷跑去了侧屋!”

    “就这些?”封择咬了咬后槽牙,怎么又是她?!

    “不,不是,”猛地摇摇头,小厮回想着侧屋里发生的一切,脸上竟带了些惊恐,“是后来清凝姑娘不顾小的们阻拦,非要上前接触那位古公子,结果……”

    “恩?”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鼻音,封择抬了抬眼皮。

    “结果古公子醒来就把清凝姑娘压倒在床上了!!”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地陈述下实事,小厮仿佛还不能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

    公子的新欢竟然跟后院里的姑娘滚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