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大‖‖‖44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卧室里,眉目深刻的男子率先从睡梦中醒来。

    顾瑀睁开眼,清晨柔和的阳光浅浅地照在青年如玉般安详的睡颜上,他静静地看着青年略长的黑发虚虚地遮住了清秀漂亮的眉形,那浓密纤长的睫毛像把小刷子,在眼睑下透出一片小小的剪影。睡梦中的青年褪去了白日里的严谨与沉闷,挺翘的鼻尖微微皱起,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喉咙中似是发出了一阵细小的呜咽声。

    凑近了看,却见青年淡粉色的唇瓣轻启,而后伸出小巧的舌尖,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角。眼神一暗,顾瑀的目光落在那透着水润色泽的饱满双唇上,轻笑一声,他挨过头去,蹭了蹭青年秀气的鼻尖,随后像是巡视领地的雄狮,将青年丰润的唇瓣含住,清浅地将粉色亲吻至深红。

    半梦半醒见,封择只觉的鼻尖微痒,而后像是被人夺去了呼吸一般,用手胡乱拨楞着,摸到身前的人柔软的细发,还以为是那只被楚绡买来陪他睡觉的毛绒玩具熊。带着未睡醒的鼻音,他的声音像是天真的稚童,绵软又乖巧:“蠢哆乖,我抱着你睡哦……”

    蠢哆?

    哭笑不得的看着青年平静甜美的睡颜,顾瑀小小的掐了一下青年的鼻尖,又吻了吻他的唇角,小声道:“难道我还不如一只玩具吗?”

    可等他说完,自己先却愣住了。

    脑海里似是在那么0.01秒的时间里划过许多熟悉的片段,但一晃而过又无法捕捉。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男人只是笑了笑,暗想是自己最近工作太忙,所以出了幻觉。

    ……

    封择醒来的时候,身上的力气似是被抽空了一般,恹恹地揉了揉眼,感到嘴唇上有些诡异的刺痛感,他轻轻摸了一下,感觉好像是被蚊子叮了个包。从床头柜上摸索到眼镜架在鼻梁上,他踢踏着拖鞋走进洗漱室,目光落在一块被半湿半干的浴巾上,动作停顿了一下。

    卧槽卧槽卧槽!

    数据择内心一时疯狂刷屏起来——

    哪位神仙快来告诉他,其实昨晚自己醉酒后什么都没发生,所有一切的过火行为都只是他脑补的一场春`梦,那个被顾瑀压在餐桌上喊个不停的小妖精不是他!那个被顾瑀随意哄两声,就老实帮男人泻火的小妖精也不是他啊喂!!!

    他、他、他明明是个和谐好数据,怎么会变得那么污呢?!

    极为缓慢地眨了眨眼,合着宿醉后恍惚的状态,面无表情青年站在洗漱台边,透过玻璃镜一眼便看到了脖颈间细细密密的红色痕迹。

    “……”我可以解释说这都是被蚊子咬的吗?

    轻咬下唇,唇瓣上立刻有过微微刺痛感,青年饱满的水润的双唇张张合合,最后吐出几个字来。

    “顾瑀你个老、流、氓。”

    趁他喝醉占他便宜什么的,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也特别热血沸腾呢!╭(╯^╰)╮

    爆红着脸刷牙洗漱,又回到房间里换上一套能将所有痕迹掩盖住的衬衫,封择出了卧室,一脚刚踏进客厅便闻到阵阵面包的清香。

    围着卡通围裙的男人一如往常地在厨房中忙碌着,只不过今早似乎格外的紧张,便是连早餐的时间,男人的手机还连着耳麦,跟什么人迅速通话。

    竟然是迷蒂语呢。

    封择歪头想到。

    按掉手机,端起煎好的鸡蛋跟烤好的面包,顾瑀转身对上穿着立领衬衫的青年,先是愣了一下。

    “小择早上好。”他笑着说。

    青年的皮肤十分白,纯黑色的立领衬衫更是将他白皙的脖颈与小巧的喉头衬得更加性感惑人。只是可惜了他一早特意留下的痕迹……

    略带遗憾地在青年的脖颈处流连,顾瑀含着笑,先将早餐摆好,又伸手将青年拉到自己旁边的位置坐下。

    “昨晚……”

    “昨晚我睡得很好。”青年手中抓着一片面包,面无表情道,“醉酒后,真是麻烦你的照顾了。”

    “啊……”顾瑀凝视着他,瞥见青年耳根下蜿蜒而起的红晕,也不戳破,只是加深了笑意,“其实一点也不麻烦,醉酒后的小择十分乖巧呢。”

    至少比现在坦诚多了。

    男人心道。

    ……

    忽略掉被顾瑀紧盯着,硬是饮下的半杯牛奶,两人平静又气氛和谐地用过早餐。在厨房收拾好餐具,封择只听见顾瑀的手机在餐桌旁边响了起来,见男人正回了卧室里换衣服,他擦了擦手,看到手机联系人是秘书小姐。

    沉思了一下,他按下接听键,就听秘书小姐那充满活力的声音穿过话筒:“顾经理,您看中的那部小说的影视版权昨晚通过交涉已经被公司里拿到手里了,李导跟刘编那边的团队也已经都联系上了,只是资金这方面公司里还不太确定具体的投资金额,需要您的参与跟封总的签字……”

    平静地“嗯”了,封择看着从卧室走出来的男人,举了举话筒道:“我跟顾经理已经知道了,现在是七点二十四分,我希望在八点准时,能让顾经理看到你的资料整合。”

    “封……封总!”话筒对面的秘书小姐睁大了眼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我的天,她都知道了些什么?!经理跟总裁同居什么的,要不要这么带感!

    心下激动,汹涌澎湃,秘书小姐握着话筒一时结结巴巴起来。

    不理会话筒里语言开始混乱的秘书,封择干脆利落的挂掉电话,将手机重新递到顾瑀手里。

    “版权拿下了?”看着联系人栏里显示的来电人,顾瑀毫不介意地笑道。

    封择点头,推了推银边眼镜问:“怎么会突然考虑到翻拍网络小说?”

    顾瑀眼神闪烁了一下,还是笑着:“唔,机缘巧合吧。”

    看得出男人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封择明白自己本身秘密就不少,以己度人,他也不是那种刨根问底的性子,只是又好奇问了一句:“你买的这部小说叫什么?”

    “恩……好像叫《逆仙》。”顾瑀回想了一下,不确定道。

    “仙逆?”

    ——什么?他没听错吧,竟然是《逆仙》?!

    数据择一时愣住了。

    真的要说起来,《仙逆》可是原剧情里,许阔为了林净棠的星路,特地为他买下版权翻拍的一部影视剧,也正是因为一部《逆仙》,林净棠才完成了由当红偶像派到实力演员的完美转型,也奠定了他之后向着大荧幕进军的基础。

    可现在……顾瑀竟然把《逆仙》的版权给买下来了。

    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男人,封择心底倒是开始好奇了,如果再没有许阔的插手,主角受林净棠还能出演这部剧的角色吗?更或是说,他的星路,还能那么顺利吗?

    不过话说又回来,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过许阔的消息了。

    只是不清楚,男人的腰伤有没有好一点?他还可记得那个黑漆漆的夜里,男人被顾瑀用什么力道推倒在楼道的拐弯处,好像是后腰被撞了个正着……

    唉,想那一晚虽然黑了点,但身为主角攻的男人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走出楼道,看起来也着实太可怜了点。

    默默为他点个蜡好了,数据择没良心的幸灾乐祸了。

    ###

    “你说这部剧是封氏投资并且自己组建的班子?”

    林净棠靠在沙发上,听着幸小小给自己强调眼下剧本的重要性。

    “是谁的投资这并不重要,”幸小小手里拿着剧本,正襟危坐地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严肃道,“重要的是,你之前走是偶像派,虽然吸引了一波粉丝的支持,但长此以往却只能会受到限制,而眼下这部剧本对你的转型刚好合适。”

    “一个看起来特别苦逼的复仇男一号?”林净棠撇撇嘴,神色虽然足够温和,但眼底却闪过不屑。

    “对。”幸小小点头,“虽然这个角色可能并不太过讨喜,但需要展现演技的地方却并不少,对你来说也的确足够了。”

    看林净棠不太高兴,幸小小的秀眉也微微拧起,将剧本扔在茶几上直言道:“以前的剧本随你挑,但这次你必须听我的,下周三是封氏的试镜,你好好准备,一定要将角色拿下。听说星辉现在热捧的那个罗谧也对这个剧本很有意思,所以你明白了吗?”

    一听到罗谧这个名字,林净棠脸色微变,看着茶几上剧本封面上印着的“封氏”字眼,只觉得心头有股莫名的情绪不停翻涌,似要将他吞噬干净。

    “我明白了。”嘴里缓缓吐出这几个字,林净棠心间顿时也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