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大‖‖‖32

    赤脚站在空茫的没有一丝光亮的灰色空间中,长发飘散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这是哪?齐胤呢?

    他现在不是应该,应该……唔!

    脑袋里有些混乱,斑驳的记忆片段像是支离玻碎的镜面,乱七八糟的在数据库里紊乱地来回游走。少年黑白分明的瞳仁中映出一串串复杂的代码波段,身体一震摇晃后,他以肉眼可见的变化里,从眉眼精致的少年人模样变成了身姿挺拔的俊秀青年。

    眉头微拧,封择捂了捂胸口,整个数据库归于平静。

    但他总觉得有那么一两分不对劲。

    ——话说心口痛的不该是病西施吗!他为什么会跟个女人一样,竟然做出这么个扭捏的动作?!

    再说,他一个小数据,就是捂胸口也听不见心跳的好吗reads;!

    诶……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灰蒙蒙的地方是主神空间?明明之前……不是这样子的啊。

    眨眨眼,封择朝虚空中伸出一只手,就见半空中自动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数据面板。

    【任务:复仇之手刃仇敌】

    【任务完成进度:100%】

    【任务:报恩之奉君江山】

    【任务完成进度:90%】

    【世界任务完成总进度:95%】

    【任务总体评价:优秀】

    恩,真好,又是一个优秀的评价呢!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古怪神色,封择在数据库中里使劲搜寻着记忆碎片,最终却在角落里找到一团漾着灰色印记的数据代码,他尝试将代码调动出来,但就在下一秒,灰蒙蒙的主神空间中陡然劈出一道黑色的波光。

    这是什么鬼东西?!

    封择瞪大了眼,只觉得自己整个数据都毛骨悚然起来,那道黑色波光中蕴含着的毁灭程序,足以将他秒成渣渣上百次!

    “快闪开!”

    一双有力的大掌将他从黑色波光面前拉开,封择在慌乱中抬起头,却发现是一脸凝重之色的主神。

    吓!这神出鬼没的主神大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紧盯着男人完美的侧颜,又轻飘飘地看了一眼自己被男人牢牢握在掌中的手腕。话说上司跟下属,这么近距离接触真的好吗?!

    作为一串小数据,与*oss这么亲密接触很是羞涩啊有没有?!

    “你在想什么?”

    躲过黑色光波的袭击,主神神色紧张地回头看向封择,只见青年依旧是白衣青丝,黑白分明的双眸里满是清澈。纵使回到空间后,心中念着的人变成了另一副模样,但小数据偶尔露出的神色与独特的气质还是让他安心下来。

    幸好他没来晚。

    “那是什么东西?”

    被主神黑沉的眸子盯的有些莫名其妙,封择下意识地捏了捏宽大的袖口。

    “是病毒。”

    双眼微眯,男人食指微动,灰蒙蒙的空间内顿时亮堂起来。黑色的波光本是悄声无息的隐藏进灰色之后,光线大亮,它一时无所遁形。

    “它还在那里!”

    封择伸手一指,便见蓄势待发的黑色光波像是锁定了目标,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所在的位置袭来。还不待他反应,身边的男人便一把将他拉至身后,一手在空中跃下奇怪的单点,成百上千条代码便在空中浮现,一如凶猛的锁链,将飞扑过来的黑色光波紧紧捆住。

    噫!原来这样也行?!

    目瞪口呆的站在男人身后,封择看着被困在代码中央的黑色光波,眼里浮现一阵后怕。

    果然,病毒什么的最讨厌了reads;!

    “现在知道怕了?”主神转过身来,就看见青年一副后怕的模样,双眸暗沉了一下,他摸了摸青年的黑长柔顺的发丝,复又低声道,“上个世界的任务你完成的很好。”

    哦……上个世界的任务啊。

    封择一脸茫然状:“上个世界,我做了什么?”

    闻言,男人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你不记得了?”

    不知为何,明明是无甚表情的一张脸,封择却从男人身上读到了一丝失落。下意识就想把手放到胸口,但他还是忍住下这种诡异的情绪,只是低声颓丧道:“程序里好像出了一些错误代码,我,我有些记不清了……很抱歉。”

    “不是你的错,你不必道歉。”

    空间中似有叹息声响起,男人将手轻轻放在封择额前,一道暖流透过他温热的掌心传至小数据的全身。

    封择觉得自己像是沐浴在阳光下,整个人都变得暖洋洋的。

    渐渐的,一道道记忆碎片自数据库中活跃起来,刻着灰色印记的数据代码发出微弱的白光。模糊与朦胧中,封择仿佛看到有一个人正向自己缓步走来。

    ——你是谁?

    他问。

    我是——

    那人轻声开了口,声音低沉宛若最动人的低音符。

    “齐胤……”

    恍惚中,封择浅浅的喊出这个名字。

    仅仅一声,男人覆在青年额头的手掌轻颤了一下。

    单手将青年轻柔地搂在怀中,男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俯下头于怀中人微弯的唇角印下浅浅一吻。

    睫毛轻颤,双眸紧闭,青年若有似无的呜咽一声,似是痛苦而又欢愉。

    ###

    “若是我愿陪你生生世世,你可愿再与我相遇?”男人的表情绝望而又空洞,他低头亲吻着床上没了声息的少年,轻声道,“轮回路上,你且等我一回可好?”

    “……齐胤,别这样。”

    封择看着神色麻木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伸出手去。他想抱抱这个男人,想跟男人说,他没死,他还好好的,只是去往了另一个世界。

    可伸出双手的一瞬间,眼前的一切却像被戛然打破的平静湖面,所有的景象开始扭曲旋转,男人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光与影似是浓缩成了一个极小的点。

    然后……

    封择眨眨眼,依旧有点搞不清状况。

    啊~真是一场熟悉到不忍吐槽又措手不及的穿越[挥手.jpg]

    暗自吐槽着主神向来不按常理出牌,封择压下心底略微混乱的情绪,下意识拿起手边水杯,喝了口水压惊,又趁机打量了一下坐在他对面的青年人。

    “封总当真谨慎。”青年摘下墨镜,露出帅气的一张脸。

    青年轻笑一声,顺势将手边的文件袋推到餐桌对面:“喏,你要的林净棠跟楚楠的照片我已经找人拍到了,所以接下来就要靠封总手段了reads;。”

    林净棠?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封择的脑海中就像出现了一部被按下了播放键的电影,前一秒还是静止的纯黑背景,下一秒却成了纷纷杂杂的各路人物之间跌宕起伏的演绎——

    “许阔,你让我感到很难堪。”一道疲惫中夹杂着失落的声音响起,“我说喜欢你,不是开玩笑的。”

    “许阔,你最近是在躲我?”那道声音又问。

    “你说得对,设计许航跟林净棠的是我,把照片散出去的是我,雇人在网上抹黑他们的也是我!不过,你真以为就算没有我做的这些,他们两个人之间就真的清清白白了?林净棠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值得你们兄弟俩这么对他掏心掏肺?!”

    “……你当真要为了这个人逼我至此!”

    “好!好!很好!你放过封氏,这辈子,我封择绝不重返华国一步!”

    机场外,大批记者汹涌如兽的上前围困住清俊的男人,闪光灯“咔咔”不停地在男人面前反复亮起,记者们手拿话筒大声的问着:

    “封先生,封氏即将宣布破产一事是真的吗?”

    “封先生,请您回答,之前流窜在网络上关于当红小生林净棠的不雅照是您私下派人发出去的吗?”

    “封先生,请问您与许氏企业的少董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吗?还是说您对其抱有什么不纯的心思,才导致许封两家关系破裂?你们两人之间……”

    “你们问完了吗?”青年放下遮挡住双眸的手臂,脸色苍白,眼底有着浓浓的青色,看起来疲惫及了,“飞机就要延误了。”

    “封先生……”

    “封先生……”

    保安拦在青年的身前,替他挤出一条窄小的道路。

    青年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直至登机的前一秒,他身体一顿,却依旧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自小成长的国度。

    再也不会回来了。

    青年靠在飞机窗边,眼里一片平静无波。

    但紧接着,机身忽然剧烈晃动起来,所有人的脸上映刻出惶恐无措。

    紧接着的,是一场绚丽的爆炸。

    ——所有画面戛然而止在青年于人世间最后的淡漠一眼,封择愣愣地回过神,看看文件袋,又看看眼前的英俊年轻人。

    “罗谧?”他试着喊道。

    “封总客气,叫我小罗就好。”青年恰到好处地露出八颗牙齿。

    还真是这个人。

    话说,刚刚的信息量有点大,他……得让他梳理一下先。

    一如既往地,数据库中已经自动浮现出了这个世界的剧本纲要——

    《霸情夺爱之情人哪里逃》

    噫!封择被文名瞬间亮瞎了眼。

    霸情、夺爱、情人儿

    ↑槽多无口,所以还是直接跳过这一段吧!

    很明显,他现在是穿越到了一个由*小说构架而成的二次元虚拟世界,之前原有角色的身体因为对某些人的执念过深,从而触发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以及该角色接下来所要走向的个人剧情reads;。

    原角色作为这个二次元虚拟世界的主要炮灰之一,很显然……结局挺可怜的。

    飞机爆炸这么稀有的事情摊在他身上也算是个幸运e了。

    而导致原角色这一下场的原因,不过是他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而已。

    想想看,一个炮灰跟主角抢男人,抢得过才有鬼了。

    瞥一眼手边的文件袋跟因为他的沉默而显得笑容有些僵硬的罗谧,封择大概已经知道了世界剧情走到了哪个点。

    在原剧情中,原角色与主角攻许阔本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但也因为两人之间太过要好,许阔本身的优秀又太过耀眼,所以原角色对许阔产生了一些超脱于兄弟情之外的情感,在*小说的世界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主角人人爱#的定律一般炮灰逃脱不了的。

    本来这种情感对于原角色来说是一种禁忌的,死了也要带到坟墓去的秘密。

    可就是因为主角受林净棠的出现,以及许阔对这个平凡青年的处处维护与不惜代价的追求,深深刺激到了苦苦暗恋下的原角色。

    为什么林净棠可以?而他就不可以?这个念头始终在原角色心头徘徊不走。

    终于有一次,许阔因为在林净棠面前碰了壁,于是约了原角色出门喝酒倾诉。而原角色更是在当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愫,鼓起勇气向许阔告白。

    炮灰告白主角自然不可能成功,不仅不成功,原角色还发现许阔之后一直在躲着自己。

    而直到封择穿来的现在,原角色与许阔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见过面了。而眼下的剧情则更是发展到,原角色为了能让许阔看清楚林净棠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许航之间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而选择跟眼前人合作。

    罗谧,娱乐圈当红炸子鸡,在原剧情中是林净棠在圈内的敌人之一,也是他在圈里的踏脚石之一。

    至于原角色跟罗谧的这次合作,数据择只能扶额表示——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联手级作死好吗!

    梳理完剧情,封择已经有了对这个世界比较全面的认知,自然也了解了原角色最后的心愿——

    好好生活,好好将封氏经营壮大,管许阔那个男人去死去死啊!

    将人物性格导入数据库,封择再抬眼的时候已然继承属于原主的人格特征。

    ###

    看着餐桌前已经维持不住笑意的罗谧,封择将手覆到手边文件袋上,同时推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抱歉,刚刚走神了。只是不清楚,罗先生那里的底片……”

    “底片已经尽数销毁,您放心。”罗谧笑着看了一眼就连微笑都透着严谨气息的年轻封氏总裁,轻轻摸了摸自己后脑勺,“我待会儿还有的通告,封总您看……”

    “工作重要。”认真地点点头,封择做出一个自便的手势。

    以为还会被封择提点两句的罗谧闻言一愣,发现封大总裁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后,他挑了个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撇撇嘴,戴上墨镜兜帽,有礼貌的起身离去reads;。

    背后,封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禁想到,这么热的天,捂得这么严实真的不会长痱子吗?

    脑海中天马行空的想了一阵子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明面上,大家却只是看到封总裁正襟危坐地在餐桌上,慢慢品尝了……一杯苏打水。

    好吧,围观服务生表示,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先生,还需要水吗?”

    侍者恭敬地为封择换来第三杯苏打水的时候,许阔方才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这家餐厅,表情中隐有怒意与不耐。高大的男人来到封择的座位前,看到垂头发呆的青年,脚下一顿。

    呵,他这幅失魂落魄的表情是做给谁看?想到之前青年对自己的告白,许阔的心底涌上一阵烦躁。

    手中水杯轻颤,有两三滴白水溅在洁白的衬衫袖口。封择不疾不徐地拿起手巾擦拭干净后,才抬头对着对坐的男人露出一个清浅的笑。似乎是早已习惯了对面男人的面无表情,清俊的青年也并不介意男人眼底流露出的不耐。

    只是,三个月不见,这个男人似乎一点儿没变。

    “许阔……”

    清冷的声音里带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许阔紧抿着唇,目光落在青年人苍白着的一张脸上,即使隔着镜片,他也能看清青年眼底隐隐泛着的青色,心底一揪,原本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

    直视着对面正襟危坐的青年,许阔这才惊觉,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认真注意过青年了。

    精致的五官,清浅的笑意,眸子里流动的光华仿若上好的珠宝色光泽。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一切又是如此的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也一如他对自己的告白,简短清晰而掷地有声。

    只是,他们明明只是好兄弟啊……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许阔率先垂下双眸,看着餐桌上好看的布艺花纹,沉声道:“这么急着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夏日午后的阳光刺目的耀眼,封择抬抬手,掩住太阳照在眼睑的位置,轻声道:“所以许阔你的意思是,我也只能有事才会找你?呵,其实我也挺清楚的,”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里稍微加重了一些,“我清楚最近你在躲我……大概对许阔你来说,我的喜欢会变成很大的困恼吧。”

    “……”许阔沉默。

    “看来是了,”隐约听到一声轻叹,许阔就见眼前的青年放下手,将头转到看不清面容的阴影下,声音听上去疲惫及了,“其实,你完全不必苦恼的。我也没想着你会……,只是有些话憋在心里,我怕自己会后悔一辈子。讲出来了,也就不会那么遗憾了。”

    “你……”

    许阔眉宇间多了一丝动容。

    “行了。”封择转过头来看着他,眼里多了一丝轻松的笑意,而后这份笑意又变成严肃,“其实今天我喊你来也算是有些私事……”他揉揉额角,似乎在想要怎么开口,“我知道,你那个弟弟跟你一向不怎么对付,所以有些事还要你来判定。”说着,他推了推桌角的文件袋,低声道:“袋子里具体是什么照片我不知道,只是……”他咽了咽嘴边话,没有继续往下。

    有的剧情已经发生,来不及阻止了,他如今也只好顺应往下。

    所以说——

    刚一穿越就要给原角色收拾烂摊子什么的,真是太心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