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九十章 找帮手

    “你叫做苗宇,你的爷爷,乃是水镜洞天的太上长老。”

    “而水镜洞天乃是七阳山脉这一带,本地宗门中最强的势力之一。”

    楚枫说完此话,看向了王莲“我说的没错吧,王莲?”

    “!!!”

    听闻此话,王莲脸色大变。

    因为她猛然间想起,楚枫说的话,好像与她刚刚对宋歌说的话一模一样。

    难道说,这个家伙,听到了我与宋歌的暗中传音?

    想到这里,王莲顿时心中一紧。

    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这个叫做修罗的家伙,似乎并不是一个废物,相反…他有着一定的本事。

    这本事,还远在她之上。

    “吗的,既然知道老子是谁,你还敢打老子,你是活腻了不成?”

    “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在七阳山脉这一带,有谁敢打我苗宇。”苗宇大吼道。

    “你去七阳山脉入口,把刚刚说的那句话再说一遍。”

    “你敢吗?”楚枫问道。

    “你!!!”苗宇被噎的脸色涨红。

    虽然,他们水镜洞天,在七阳山脉这一带,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势力,但却只限本土宗门。

    而那七阳山脉入口处,那是什么地方?

    那里驻扎着,来自轮回上界各地的强大势力,甚至轮回上界之外的势力也有。

    在那里,尊者境的强者多如牛毛,别说他苗宇,就算他水镜洞天的掌教,到了那里,也没有人会正眼瞧他一眼。

    到那里,去问有谁敢打他?

    这话刚说出里,就得立刻死在那,并且是谁杀的都不知道。

    “哼,欺软怕硬的废物。”

    “难怪宋歌,看不上你们。”

    楚枫这话,可不仅仅是对这苗宇说的,因为他说这话的同时,还特意看了一眼那躺在地上的罗志,以及跪在不远处的众人。

    “你……”

    楚枫这目光,是何等羞辱。

    而众人面对楚枫的羞辱,虽然愤怒,但却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楚枫连苗公子都都敢打,他们也害怕惹得楚枫不高兴,也挨顿暴打。

    因为在他们眼中,楚枫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吗的,你小子少在这给我装蒜。”

    “你要是真的有种,你就在这里等着别走。”

    苗公子指着楚枫说道。

    “去叫人?”

    “好,最好快一点,因为你爷爷我,没那么多时间在这等你。”楚枫说道。

    “你给我等着。”

    那苗公子说话间,便带着水镜洞天的人离开了此处。

    “快走,快走。”

    而在苗公子走后,罗志等人更是赶忙从这雅间内跑了出去。

    唯有宋歌,不仅没有向外走,反而是走到楚枫身旁坐了下来。

    “宋歌,快走吧,等一下水镜洞天的人来了,我们可就惨了。”见宋歌居然不走,王莲赶忙上前劝道。

    “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不能一走了之。”宋歌说道。

    “可是你代表的是冲虚观啊。”

    “你不害怕,那水镜洞天去找咱们冲虚观的麻烦可怎么办?”王莲说道。

    听得此话,宋歌则是将腰间冲虚观的令牌收了起来。

    “现在,我只代表我自己。”宋歌说道。

    “真是不知道,你中了什么邪,居然因为这种人,连命都不要了。”

    “算了,随你便吧,我不管你了。”

    王莲甚是无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枫之后,便也转身离开了。

    那些人,说是离开了,但是其实他们的一举一动,楚枫都感应的清清楚楚。

    他们根本没有离开青竹茶馆。

    他们是躲在了另外一个雅间内,躲在暗处,观察着楚枫他们的一举一动。

    他们是想看楚枫出糗,尤其是罗志等人,他们对楚枫恨之入骨,更是恨不得亲手将楚枫碎尸万段。

    自然而然的,不想错过楚枫被水镜洞天之人,教训的场面。

    至于苗公子,倒也是说话算话,他真的去找自己的爷爷为自己出头了。

    因为他知道,他的爷爷现在何处。

    只是,当他找到他爷爷的时候,却有些意外。

    因为不仅他的爷爷在,还有两个人也在,那便是他水镜洞天的掌教,以及掌教大人的孙女,杨深深。

    “怎么了苗宇,又在外面惹祸,被人欺负,来找你爷爷出头了?”

    看到,那半边脸都肿成猪头的苗宇,杨深深冷嘲热讽。

    她非常看不起苗宇,觉得苗宇就是水镜洞天的败类。

    不过,看在苗宇爷爷的份上,她倒也没有刁难过苗宇,只是每次看到苗宇,都会冷嘲热讽的挖苦一番。

    “你这是怎么搞的,搞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医治一下,你是嫌不够丢人??”

    苗宇的爷爷,很是愤怒的问道。

    平日里,这个孙子到处招惹是非,其实他也很头疼。

    虽说,他是水镜洞天的太上长老,可是当初也是水镜洞天的掌教候选人之一。

    尽管后来,他败给了当今掌教,沦落为了太上长老,可是当时他便觉得,自己不行,一定要让自己的后辈,超越掌教的后辈。

    他培养了几个儿子,但全都是不争气的货。

    到了孙子这一辈,更是一个不如一个。

    尤其是这苗宇,更是废物到了极点。

    可是再看他的老对手,现如今的水镜洞天掌教,不仅儿子一辈培养的不错,到了孙子这一辈,更是了得。

    尤其是杨深深,这可是少见的天才,年纪轻轻已是武仙境。

    再看看他的孙子,年龄比杨深深大上那么多,却勉勉强强才是一品天仙。

    并且他心里清楚,他孙子这一品天仙,是花费了多大力气,才换来的。

    看看意气风发的杨深深,再看看自己那脸被打成猪头的孙子,他更是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起身,狠狠的踹那苗宇一脚。

    “爷爷,这次我真的没有惹事。”

    “我与好友在青竹茶馆饮茶,结果有人进来,问我是不是水镜洞天的人,我说我是,结果二话不说,跑他上来就打了我。”

    “然后还说,过几日,他会到水镜洞天之上,亲手灭了咱们水镜洞天。”

    苗宇害怕自己的爷爷不帮他,只得撒谎,并且夸大其词。

    可是偏偏,这种方法,每次都很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