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千七百六十五章 疯癫男子

    “那也是牛鼻子老道的手段?”

    古冥鸢问这话的时候,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惊容。

    不过是一道阵法,却拥有她无法追赶的速度。

    再回想一下,楚枫先前释放的守护阵法。

    这让古冥鸢,再度深刻的认识到了,她的弱小……

    尽管在祖武星域内,她也是世人眼中顶尖的存在,可是若与真正的修武高手相比,她仍是弱者。

    “那声音都是他的,手段自然也是他的。”

    梁丘大师笑着说道。

    他其实心里是高兴的,尽管牛鼻子老道的存在,也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差距。

    甚至只要牛鼻子老道在祖武星域内,他也根本配不上最强界灵师的称号。

    可毕竟,他与牛鼻子老道也算是好友。

    想一想,能与这样一位存在结为好友,也算是一件幸事。

    “真是想不到,牛鼻子那个老家伙,居然隐藏的如此之深。”

    “本以为,祖武龙城的城主龙道之,已是深藏不漏,却没有想到,那牛鼻子藏的更深。”

    “依我看,就算是那个龙道之,也无法与他相提并论了吧?”

    “那个老家伙,才是祖武星域最恐怖的存在啊。”古冥鸢感叹道。

    不仅是他,楚轩正法与楚灵溪更是如此,相比于龙道之,牛鼻子老道的实力,更加让他们意外。

    毕竟牛鼻子老道之前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实在太差,而牛鼻子老道的印象有多差,如今他们便有多惊讶。

    “准确来说,他并不是我祖武星域的人。”梁丘大师补充道。

    听闻此话,古冥鸢等人又是神色一动,随后全都沉默了。

    梁丘大师这句话,可谓是让他们惊醒了过来。

    是啊,祖武星域并不具备如此强大的修武者。

    毕竟,在圣光天河内,他祖武星域基本上可以说是是最弱的。

    而感叹之后,古冥鸢也是将目光,投向楚枫,好奇的问道

    “楚枫,你答应牛鼻子老道什么事了?”

    “前辈,没什么,只是一件小事,我自己处理便可以。”楚枫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古冥鸢,他觉得,若是告诉了古冥鸢,古冥鸢定然不会让他一个人离开。

    若是之前,古冥鸢可能还会同意,可是现在绝对不会同意。

    毕竟诸天星域,可是诸天门主宰的星域。

    “楚枫,那令狐治世可还没有死,那个斗神之戟,又被牛鼻子收走了,你这个时候若是自己一个人乱走,可是非常危险的。”

    果然,古冥鸢的脸上有了情绪变化,她是什么想法,大家都清楚。

    她就差直接将不放心三个字,写在自己脸上了。

    “前辈,危险这种事情,我在祖武下界就见识过了。”

    “我知道前辈担心我,但我总要自己成长,所以还是让我自己处理吧。”楚枫说道。

    “也对”古冥鸢笑了笑,旋即说道“你这小子,进步飞速,恐怕祖武星域已经容不下你了。”

    话到此处,古冥鸢又看向了身旁的楚灵溪“我说丫头,你可要加油了,不然你可就配不上你的楚枫哥哥了。”

    “娘亲,您说什么呢,什么楚枫哥哥啊,他明明比我小,他是我的弟弟。”楚灵溪一本真经的纠正道,但很快她意识到了什么,于是说道

    “什么叫配不上啊,我为什么要配上他?”

    “因为什么,你自己清楚吧。”

    古冥鸢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抹坏笑。

    “真是的,明明是我的娘亲,怎么竟帮着外人欺负我啊。”

    楚灵溪,说完此话就跑了出去。

    只不过,却没人分得清,她是被气的,还是因为其他的,才导致脸色变红。

    “对了前辈,那个噬血堂堂主,如何处置了?”楚枫问道。

    “你提醒我了,那个老家伙的命,可还留着呢。”

    “走吧,咱们一起去了结了他。”古冥鸢说此话的时候,看向了楚轩正法。

    而楚轩正法哪敢怠慢,赶忙带路,向关押噬血堂堂主的地方行去。

    “前辈,那噬血堂堂主交代了?”楚枫问道。

    “那个老东西嘴够硬的,明明是一个恶人,却非要讲什么道义。”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他开口的,因为我已经捏住了他的软肋。”古冥鸢说道。

    听闻此话,楚枫便知道,古冥鸢一定是找到了,噬血堂堂主那位,传闻中的孙子。

    果不其然,当楚轩正法打开,那关押噬血堂堂主的大门后。

    在那里面关押的,已经不止是噬血堂的人,还多出了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看上去已有八百多岁了。

    按理来说,以修武者的年龄来算,这个男子还属青年。

    可是他,却已是满头白发,面容极为苍老。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这名男子的修为非常的弱,竟只是半帝境。

    半帝,若是放在祖武下界,那是一等一的高手。

    可放在这强者如林的祖武星域,连武仙境都是多如牛毛。

    半帝境?那便是真正的蝼蚁。

    莫说楚枫他们这些尊者境,或者如古冥鸢这种至尊境的存在。

    就算是真仙境的人,随便一口吐沫,都能将其淹死,甚至吹一口气,都能将他吹的魂飞魄散。

    这便是境界的差距。

    但这个人,与噬血堂堂主极为亲近,不用想楚枫也知道,他应该就是噬血堂堂主的孙子。

    只是噬血堂堂主,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会有如此弱小的一个孙子?

    并且,此人虽然衣着得体,可是举止却也是有些怪异。

    “爷…爷爷。”

    当楚枫等人进来之后,那位顿时变得惊慌失措,躲到了噬血堂堂主的身后。

    看他那慌张的模样,楚枫更加惊讶了,此人不仅修为弱,似乎脑袋还有些问题,这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傻子。

    “爷孙两个,相处的不错啊。”

    古冥鸢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目光。

    “这种傻子,怎么可能是我的孙儿,古冥鸢你怕是疯了吧?”

    噬血堂堂主的嘴角,露出了讽刺的弧度,他并不承认,这位是他的孙子。

    “看来,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古冥鸢问道。

    “我说过,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噬血堂堂主说道。

    “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古冥鸢说话间,便探手一抓,便有一股吸力释放而出。

    在那吸力的吞噬之下,那位疯癫男子,便落入了古冥鸢的掌心之中,他的脑袋,如西瓜一般,被古冥鸢的手掌紧紧的抓住。

    这一刻,那名男子又哭又叫,卖力挣扎,可却根本无法从古冥鸢的手中挣脱。

    “古冥鸢,你要做什么?”

    见此一幕,噬血堂堂主顿时脸色大变。

    原本从容的他,此刻眼中尽是惶恐。